文化探索
協會領導
  • 顧  問:
  • 名譽主席:李景上將等
  • 主  席:袁偉將軍
  • 副主席:趙先春將軍等
  • 執行主席:毛華 董事長
  • 常務副主席:辛敏延
  • 秘書長:
  • 理事會
文化探索
首頁 >> 文化探索 >> 文化探索

傳承紅色文化

來源:1 時間:2013-7-17 14:50:57 錄入:1

       
                                                                                    傳承紅色文化

嘉 賓:

劉孚威 省委宣傳部原副部長,國家社科基金社會學評審組 專家

曾宜富 省旅游局副巡視員,紅色旅游研究專家

王東林 江西師范大學正大研究院院長兼文化研究所所長,文 化研究專家

近些年來,尤其是建黨90周年前后的這些日子,我們身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紅歌熱、紅書熱、紅色影視熱、紅色旅游熱……紅色文化以各種形式迸發出蓬勃的生命力和無限的文化魅力。

我們在親近紅色文化、感受紅色文化的同時,不禁要追問:紅色文化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文化?它的形成有著怎樣的歷史背景?它包括哪些文化內涵?它的精神內核又是什么?它的文化特質有哪些?它在革命戰爭年代產生過什么樣的巨大作用?綿延至今,它又有著哪些現實價值?我們應該以怎樣的方式和態度來傳承它、弘揚它?

……

今天本刊邀請了幾位專家,結合胡錦濤同志“七一講話”精神,共同來探討這些問題。

劉孚威

曾宜富

王東林

紅色文化

中華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園

主持人:在探討紅色文化之前,我們先來談談紅色文化中的“紅色”二字。為什么要用“紅色”來定性“文化”?

劉孚威:各種顏色都代表著一個約定俗成的意義,綠色代表環保、生態,黃色則代表低俗色情,這似乎已為世界各國所認同。“紅色”用來定義文化,則是一種比喻,一種象征,實際上就是指一種革命文化。這里的“紅”是相對“白”而言的。紅色文化就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色區域內,在一片白色恐怖的包圍中,在紅軍和“白軍”的對壘中,適應革命戰爭的需要而產生的。與白軍、白區、白色恐怖相對,我們有紅軍、紅色根據地、紅色政權,國民黨反動派則稱之為“赤色”、“赤化”。“紅色”的概念就是這樣形成的。

曾宜富:我認為,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紅色歷來是一個正統顏色,尤其是在喜慶佳節,屋宇裝飾以紅對聯、紅燈籠、紅地毯,人們要戴紅花、穿紅袍、披紅帶。紅色令人興奮、給人激情。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鬧革命,選擇一個大眾喜歡的顏色來定位。從1921年起,中國共產黨就以紅色作為一個象征色,使紅色進一步概念化、鮮明化、神圣化,成為獨具特性、獨富特質、獨現特色的旗幟和方向。其根基深厚,內涵豐富,表象鮮明,具有極強的感染力、號召力和向心力。

主持人:“紅色文化”這個詞雖然我們常聽常說,但是,至今學術上還沒有給紅色文化完整的定義。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紅色文化呢?

劉孚威:的確,在我的印象中,好像還沒有權威機構、權威讀本給紅色文化下過定義。紅色文化實際上是一個約定俗成的概念。從廣義來講,文化是指人類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狹義則特指精神財富,如文學、藝術、教育、科學等。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中,對“文化”有一個經典概括: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的反映,又給予偉大影響和作用于政治和經濟。那么紅色文化,如果限定在革命戰爭年代,就是毛澤東同志講的新民主主義文化,它是服從、服務于反帝反封建的政治斗爭,以反對殖民文化、買辦文化、封建文化為主要任務。包括左翼文化、蘇區文化、抗戰文化、解放區文化。如果再寬泛點,把紅色文化作為革命文化的代名詞,那這里的“革命”指的是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兩次革命:既包括新民主主義革命,也包含小平同志所說的改革是第二次革命。從這個意義上說,紅色文化產生于革命戰爭年代,其外延可擴展至新中國成立以后,包括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及改革開放新的歷史時期,所形成的文化,都是紅色文化的延續和拓展。

可以這樣說,紅色文化是“五四運動”以來中國先進文化的代表,是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繼承和弘揚,是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革命精神和時代精神相統一的凝結,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載體,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極其寶貴的精神財富,是中華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園。

鏗鏘昂揚

點燃戰爭年代的激情

主持人:我們聽到的紅色歌曲、紅色戲劇是紅色文化,看到的紅色標語、革命舊址也屬于紅色文化。那么,紅色文化包括哪些內涵?都有哪些表現形式?

劉孚威:紅色文化的表現形式有兩種:一是物質形態,指革命戰爭年代留下來的革命舊址舊居,以及詩歌、歌曲、戲劇、標語、出版物和革命文獻等歷史遺存;二是精神形態,指在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過程中,所形成的具有中國風格、中國語言、中國氣派的革命精神和優良傳統,如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以及“兩彈一星”精神、大慶精神、雷鋒精神等。

在血雨腥風、戰火紛飛的革命戰爭年代,紅色文化點燃了那個歲月的激情,成為團結人民、教育人民、打擊敵人、消滅敵人的有力武器,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192810月,毛澤東同志在湘贛邊界各縣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上說:“共產黨是要左手拿傳單右手拿槍彈才可以打倒敵人的。”他還多次強調,在中國人民解放的斗爭中,有文武兩條戰線,要戰勝敵人,僅有拿槍的軍隊不行,還要有文化的軍隊。在延安時期,他稱贊丁玲一支筆似三千毛瑟精兵,“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將軍”;稱贊郭沫若的“史話、史劇有大益于中國人民”,把他的《甲申三百年祭》當作整風文件看待。

在井岡山斗爭和中央蘇區的艱苦歲月里,紅色文化十分活躍。據陳毅同志19299月寫給中央的報告記載,從三灣改編開始,紅軍士兵委員會內新設了娛樂科,連隊、營部專設5名宣傳兵,分為兩組,一組為演講隊,擔任口頭宣傳,一組為文字宣傳組,負責寫標語。許多群眾說:紅軍一到滿街紅,就像過年。僅于紀念日或每月舉行工農兵聯歡會,或紅軍紀念會,有演說,有新劇,有京劇,有雙簧,有女同志跳舞,有魔術,這些不僅教育了士兵和群眾,也帶給了士兵和群眾們快樂。193067日贛西南特委機關報發表了《蘇維埃政權下的群眾生活一文,文章說:“各鄉都設立俱樂部,每晚有人做政治報告,有人講故事、說笑話、演新劇、唱歌、呼口號,還有各種各樣的樂器。全鄉男女老幼每晚相聚一堂,歡呼高歌。”蘇區的文化生活由此可見一斑。

主持人:在這種歷史背景下產生并形成的紅色文化,在戰爭年代產生過巨大的作用,一定也具有許多獨有的特征。

劉孚威:是的。在黨和群眾不得不一起軍事化的特殊年代,紅色文化既是軍民的精神食糧,也是刺向敵人的投槍和匕首,它的一個最重要的特點就是具有強烈的戰斗性。其基調激揚奔放,鏗鏘有力,給人以信心和力量,提倡什么、反對什么,旗幟鮮明。安源工人大罷工時提出的“從前是牛馬,現在要做主人”,既是聲討舊社會的檄文,又是激勵工人斗志的號角,表達了強烈的抗爭和革命精神。紅色文化滲透了崇高的理想信念,體現了一往無前的戰斗精神。19281214日,在寧岡新城舉行紅九軍、紅五軍勝利會師大會。陳毅為大會撰聯:“在新城,演新劇,歡迎新同志,打倒新軍閥;趁紅光,當紅軍,高舉紅旗子,創造紅世界。”對聯洋溢著革命者豪邁的戰斗激情。“紅米飯,南瓜湯”等歌謠,既是紅軍艱苦生活的真實寫照,也充分表達了根據地軍民堅定的理想信念和革命樂觀主義精神。

紅色文化的另一個突出特點,就是廣泛的群眾性。紅色文化的主體是人民群眾,人民群眾既是紅色文化的創造者和傳播者,也是紅色文化的接受者。紅色文化源于群眾生活,高于群眾生活。革命戰爭時期,紅軍中一些具有文學素養的戰士,利用當地流傳較廣的舊山歌、唱腔、快板等,加以文學方面的加工,使內容與先前迥然不同,政治層次上升,起到很好的宣傳作用。比如19281月上旬,工農革命軍打下遂川縣城后,組織戰士們在大街上演出,就用當地山歌曲調演唱這么一首:“過新年,過新年,今年不比往常年,共產黨軍隊來到了,你拿斧頭我拿鐮。”在井岡山斗爭和蘇區革命時期,用四川調改編的《草鞋歌》、《調兵歌》、《大敗江西兩只羊》,用采茶調改編的《當兵就要當紅軍》、《十送紅軍同志歌》等等,都是在當地流傳的一些曲調基礎上,通過文學的改編創作,使之成為軍民喜聞樂見的作品。1930年,當時的贛西南特委書記劉士奇給黨中央的綜合報告中就寫道:蘇區范圍內的農民,無論男女老幼,都能明白《國際歌》、《紅軍歌》及各種革命歌曲??杉筆彼漲男幕槔只疃?,一開始就植根于紅軍及工農群眾之中,形成鮮明的特征。

紅色文化還有一個突出的特征是通俗性,簡潔、明快,通俗易懂,大眾化。井岡山根據地的建設,以土地革命為主要內容,為了發動農民,紅四軍前敵委員會就編了一首《告湘南各縣工農兵群眾歌》,第一段寫道:“工農們來士兵們,鏟除土豪要除根。土豪劣紳真可惡,壓迫工農不當人。”1927年冬,毛澤東在寧岡喬林鄉開辦農民夜校,編了這樣一首打油詩:“造福人不享福,雇農自己沒有谷,砌匠自己沒有屋,木匠自己沒有凳坐,裁縫自己打赤膊。”這樣的語言,老百姓不僅能聽懂,而且能產生共鳴。1929年,紅軍在離開井岡山向贛南、閩西進軍途中,毛澤東還親自起草了《紅四軍司令部布告》,開宗明義:“紅軍宗旨,民權革命……”一共92行,每行4個字,文字明白易懂,還朗朗上口。

王東林:紅色文化的特征都是很鮮明的。在擴紅運動中,興國縣長岡鄉成立了山歌宣傳隊。動員參軍大會一開,宣傳隊就拿著紅旗往臺上一站,唱起興國山歌來,許多人聽了激動人心的山歌,受到深刻的教育和強烈的鼓舞,都踴躍報名參加紅軍。當時“一首紅歌擴充三個師”的故事是真實存在的。山歌不僅極大地鼓舞了蘇區軍民的斗志,還有效地瓦解了敵人。當時白軍中流行一首順口溜:一怕紅軍刀槍鎮,二怕興國山歌聲;刀槍鎮來頭落地,山歌聲來勾掉魂。當時有一幅宣傳畫“黨支部是火車頭”,畫面就只畫個火車頭,其上寫了“黨支部”三個字,不用多做解釋,一看就明白。而歌曲《當兵就要當紅軍》、《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等等,樸實無華中表現深刻的道理,家喻戶曉,人人明白。

當時提出的口號也是具有普世價值的,比如“從前是牛馬,現在要做人” 等,現在外國的社會學家還在研究這些口號,認為中國共產黨那個時候就在講人權?;褂腥巳似降?、男女平等、反壓迫等等,當時在我們的紅色文化中就已經揭示出來了。

曾宜富:毛澤東在《井岡山的斗爭》一文中提到:“紅軍每到一地,群眾冷冷靜靜,經過宣傳之后,才慢慢起來。”部隊每到一個地方,派出五至七人組成的宣傳隊,展開形式多樣的宣傳。其中最常見有效的,也深受軍民歡迎的,是一種統稱為“文明戲”的化裝演出,介于話劇與歌劇、活報劇之間,不需要舞臺幕布,不要太多的道具樂器,只需挑選稍有表演能力的戰士,做些又說又唱、又做又跳的表演就行。表演內容從當地發生的事情中擷取。那個年代離不開這種紅色,離不開這種文化。那個年代之所以能激情燃燒,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受紅色文化的影響。

興國縣藍衫團演出的海軍舞

蘇區歌舞《大放馬》

中央蘇區當時出版的三十多種刊物中的一部分

福建省蘇維埃劇團銅質徽章

傳承與宣傳

在當下必不可少

主持人:的確,紅色文化的產生和形成有著深刻的歷史意義。如今,中國共產黨已經走過90年歷程,新中國成立60多年,在和平年代,在改革開放時期,倡導和弘揚紅色文化有哪些現實意義?

劉孚威:我認為現在倡導紅色文化不僅必要,而且十分迫切。

首先,我們生活在一個多姿多彩的時代。全球各種思想文化相互激蕩、交融交鋒,國內經濟體制深刻變革、社會結構深刻變動、利益格局深刻調整、思想觀念深刻變化,整個社會生活多元化,這就要求我們的文化也必須豐富多彩。你可以唱紅歌,也可以唱流行、唱搖滾。但是提倡多樣化的同時必須弘揚主旋律。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必須有自己的核心價值體系,有自己的主心骨和精神支柱。我們必須以高度的文化自覺、文化自信、文化自強,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園。而紅色文化就是我們必須弘揚的文化主旋律。

其次,紅色文化并不是憑空產生的,不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它是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繼承和弘揚,是永葆青春、與時俱進的。像井岡山時期的紅色文化就吸納了廬陵文化,蘇區時的紅色文化則融合了客家文化,當時很多文化形式采用“舊瓶裝新酒”的方式,比如客家舊山歌中有一首《十送情郎》,表達男女的纏綿感情,還有一些不太健康的內容。改編后成了《十送情郎當紅軍》,內容革命化了,但保留了愛情的元素,令人聽來別有情趣,這就是傳承和創新的魅力。我們今天倡導的紅色文化,不是簡單的“老調重彈”,而是打上了鮮明時代烙印,與現實觀念的脈搏是息息相通的,是超越時空、歷久彌新的。

第三,胡錦濤同志在“七一講話”中鮮明地提出了要警惕“精神懈怠的危險”。精神懈怠的表現之一就是忘記過去,淡漠了黨的優良傳統,遠離了崇高。“七一講話”回顧了鴉片戰爭以來中國170多年的歷史,指出:“我們偉大的祖國經歷了刻苦銘心的磨難,我們偉大的民族進行了感天動地的奮斗,我們偉大的人民創造了彪炳時代的偉業。”紅色文化就是這種“刻骨銘心的磨難”、“感天動地的奮斗”的歷史記憶。如果我們當代人特別是年輕人,不知道我們的祖國經歷了怎樣刻苦銘心的磨難,我們的先輩經歷了怎樣艱苦卓絕的奮斗,忘記它,甚至否定它,必然導致精神懈怠。胡錦濤同志在講話中特別強調了對青年寄予厚望,要求全國廣大青年一定要深刻了解近代中國民族奮斗的光榮歷史和偉大歷程,永遠熱愛我們偉大的祖國、偉大的人民,熱愛中華民族。只有了解,才能熱愛。因此,當下倡導紅色文化是必須的。

曾宜富:堅守并弘揚紅色文化,是中華民族走向成熟的一個重要體現,也是中華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一個重要價值取向。弘揚紅色文化,對國內的主要作用是資政育人,對國外則是正確地介紹中國的價值觀。在這方面,我們過去曾有一段時間在認識上有誤區,比如,旅游界的同志過去就認為以革命歷史文化為主題的景區景點不好對外介紹。結果是,西方的價值觀趁虛而入、不斷滲透,中國文化尤其是價值觀受到了嚴重的挑戰和沖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自己不理直氣壯地介紹自己的價值觀,不大張旗鼓地宣揚自己的主流文化,那就會處于弱勢和被動。

其實,國際上對我們的紅色文化也很感興趣。1999年秋和2000年夏,省旅游局通過國家外專局邀請世界旅游組織專家、奧地利旅游專家奧普茲兩次來贛幫助指導全省旅游“十五”規劃編制工作。當時我們本著將引進的國外智力用好用足的想法,向他廣泛地咨詢旅游各方面問題。讓人意外的是,他重點提出,廬山會址很有意義,應當讓外國人了解;井岡山是一處人文歷史豐富和自然風光秀麗的極好的觀光度假勝地;瑞金旅游資源很豐富,可以打造成一個旅游精品……他所提到的這些都是紅色資源特別豐富的地方。后來,日本旅游專家太田原山應邀來贛考察旅游,也對井岡山、瑞金等革命紀念地表示了強烈的興趣。他們認為,既然是歷史的存在,就有它存在的道理,而且實地看過這些紅色資源后,他們也頗受教益:中國共產黨在那么艱苦的環境下,竟然取得了最后的勝利,這是中國人的驕傲,讓世人感佩。所以,我們應該理直氣壯地對外傳播我們的價值觀,傳播我們的紅色文化。

王東林:傳承紅色文化,其實是建設社會主義新文化的需要。紅色文化傳承者、倡導者的主體是中國共產黨及其黨員,尤其是黨員干部,他們是第一主體。從教育的層面來說,黨員領導干部要首先接受教育,只有把自己教育好了,才能當好教育者、倡導者,這種教育和倡導才能產生效果。我們在傳承紅色文化的時候,傳承的是它的精神,是它的核心價值體系,而不是照搬原有的模式。“蘇區干部好作風,自帶干糧去辦公……”我們現在不需要自帶干糧,也不需要穿草鞋、打燈籠,但是那種勤儉樸素、深入聯系群眾的工作作風是值得我們永遠弘揚的。

創新形式

讓年輕一代更好地接受

主持人:近一段時期以來,紅色文化的傳播熱潮在我們身邊涌動。但是,在如今經濟社會和科學技術迅猛發展的情況下,紅色文化應該以怎樣的方式來傳播使其更能貼近、吸引受眾,尤其是年輕的受眾?怎樣才能更廣泛地傳播紅色文化,更有效地實現它的現實價值?

劉孚威:胡錦濤總書記在“七一講話”中指出,“社會主義文化是馬克思主義政黨思想精神上的旗幟”。要繼續推動文化的大發展大繁榮,堅定不移地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堅持發展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社會主義文化,推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更加深入人心。在新的歷史時期,特別是對年輕人要加強紅色文化的教育和傳播,但這種教育必須是有效果的,而不是簡單生硬的灌輸。

首先,我們應該加大紅色文化的宣傳教育力度,把紅色文化作為寶貴的精神財富一代代傳承下去,引領社會風尚。同時,要適應新時期社會生活的新形勢,創新紅色文化宣傳教育的方式方法,要切實改變“我說你聽,我打你通”的說教方式,倡導互動式、參與式,寓教于樂,寓教于群眾所喜聞樂見的各種生動活潑的形式中,春風化雨,潤物無聲,增強紅色文化的吸引力和凝聚力。要充分運用現代科技成果,讓紅色文化搭上時代的快車。例如,當今社會,網絡飛速發展,普及面日益擴大,應該利用這個平臺,傳播紅色文化。紅色傳奇、紅色經典故事也可以用動漫的形式來傳播,讓娃娃從小受熏陶。

王東林:紅色文化在傳播過程中要注重它內在精神的傳遞,方式要不斷完善和創新。譬如,現在的“紅歌會”,如果在評委點評的環節中,能增加對紅歌產生的背景以及它荷載的精神內涵的介紹,就可以在唱響紅歌的同時更好地傳遞紅色文化的核心價值。

曾宜富:說到宣傳紅歌,我覺得它需要根據新情勢,創造新形式,拓寬新途徑,適應新需求。革命戰爭年代由于戰事的緊迫、環境的惡劣、條件的艱苦,致使有些作品還比較粗糙。現在條件完全不同了,對這些作品不能只是簡單原封不動地搬過來。比如我省的“紅歌會”,在這方面就做了積極有效的探索,在傳統的方法中融入了PK等現代流行元素,這也是一種方式,比較適合當代的年輕人。

井岡山上有位會唱紅歌的清潔工江滿鳳,工作之余,她常常應游客的要求唱紅歌。她的歌聲一起,游客就里三層外三層地圍上來,安靜地聽她唱。江滿鳳是紅軍后代,她爺爺給她留下一本紅歌歌本,她就在井岡山景區唱。這不僅是一種紅色文化的傳播,也給旅游增加了色彩,是一種紅色文化原生態的保持和表現形式的創新。

發掘、利用和宣傳紅色資源,旅游是一種非常行之有效的方式。現代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都愿意出去旅游,到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到紅色革命圣地中,去受熏陶、受教育,感驗紅色歷史,感悟紅色精神,激發紅色情志,這都是紅色文化傳承的新形式。

江西在這方面是走在全國前列的??梢哉餉此?,江西是紅色旅游的策源地。我省率先提出了“紅色旅游”的概念,率先建設了紅色旅游精品景區,率先打造了紅色旅游精品線路,率先推出了紅色旅游主題口號,率先舉辦了紅色旅游宣傳推廣活動,率先聯合兄弟省市共同發展紅色旅游,率先研究了紅色旅游發展理論,率先出臺了紅色旅游發展綱要,率先探索了紅色旅游發展模式,率先舉辦了中國紅色旅游博覽會和中國紅色旅游網絡博覽會等……

紅色旅游就是寓思想教育于觀光游覽和文化娛樂之中的一種文化主題旅游,是一種特殊的體驗學習方式。近年來,紅色旅游越來越受到游客們的青睞,如今全省紅色旅游的收入已占旅游總收入的4成。不斷增長的數字與紅色旅游不斷創新形式是分不開的。特別是今年,伴隨著紅色旅游高峰的到來,各革命紀念地紛紛采用現代科技,以實物展陳、圖片展示、實景演出、現場互動、親身體驗等多種方式,將旅游者帶回當年的崢嶸歲月,讓來訪者身臨其境、置身歷史,深切感受先烈和先輩們為了革命理想艱苦卓絕、不怕犧牲、英勇奮進、敢于勝利的偉大精神,使游客心靈受到震撼和洗禮,從而有所思,有所悟,有所得。

瑞金在葉坪紅軍村特別推出了“當一天紅軍、過一天蘇區生活”的體驗式旅游項目。游客們可穿上紅軍服、紅軍鞋,開展如參軍、列隊、訓練、整裝、閱兵、學唱紅歌等各種體驗活動,還可到紅軍食堂體驗紅軍生活,了解當時的艱苦,感懷革命歷史。這個項目深受游客的歡迎。

在井岡山,應游客的要求,開展一些“體驗項目”,比如穿上紅軍服、紅軍鞋,走一段紅軍走過的路,用扁擔挑一擔“糧”上山……體驗當年紅軍的艱辛,重溫毛澤東同志率領紅軍走過的光榮而又傳奇的革命歷程。這種方式容易吸引更多的人走近歷史。

創新紅色文化的表現形式,只要切實堅持貼近歷史、貼近群眾、貼近生活的原則,著力強化文化的提升力、藝術的感染力、科技的拓展力,不但不會沖淡紅色歷史的莊嚴,不會沖淡人們心中的那份景仰;反而會讓歷史在可親、可觸中,給人們帶來更真切的感受和更深刻的震撼,對那段歲月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從而滌蕩心靈、堅定信仰。

主持人:是的,我們生長的這片紅土地就是一塊紅色文化的沃土。這里曾拉開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工人運動的第一幕,這里曾打響了中國共產黨反對反動勢力的第一槍,這里曾開辟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農村革命根據地的第一山,這里曾譜寫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國家的第一章……這里留下了無數的紅色傳奇和永遠的紅色記憶。我們有理由也有責任讓紅色文化在這片土地上綻放出更奪目的光華。

策劃主持: 江西日報社副巡視員 陳賽文

文字整理: 本報記者 羅翠蘭 實習生 游靜

版式設計: 實習生 陳璐冰

作者:羅翠蘭 游靜

(本文來源:大江網-江西日報)